| 观察频道

打骂我国游客 那个贴“禁止中国人进入”的地方 如今报应来了(6)

百般推托不领结婚证

2013年7月7日下午4点,牛志忠请的3天假到期,就去钢厂上班了,他本以为日子会变得好起来。但他接到了哥哥的电话。当时天色刚黑,正下大雨,哥哥在电话中说,晓兰不在家,到处找都找不到。牛志忠立即给王晓兰打电话,但对方已关机。半夜12点后,牛志忠下班回到家,家里又只剩他一个人。

他后来听说,王平在当天下午让公公送王平、王晓兰以及王晓兰的另外一个妹妹去县城办事,公公先回来了,但那3名女子始终未归。

王平也是在此一个多月前经当地媒婆介绍过来,自称家是越南的,前何仲村30岁的王强花了8万把王平接到家。

王晓兰和王平的电话始终提示关机状态。牛志忠和王强都想报警,但又不敢,他们听说这是拐卖人口罪,买卖同罪。人财两空,牛志忠只能认命,继续工作,挣钱还债。

他没想到,一个多月后接到了一个归属地显示为广西钦州的手机号来电,电话刚接通,他就听出来对方是王晓兰。

“我问你干啥去了?她说回家了,她妹妹王平拿着彩礼钱,不让她打电话过来,她不敢打,但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她这样说我就信了,也没追问”,牛志忠说,王晓兰告诉他自己过几天就回来。牛志忠希望她能带上户 口 本、身 份 证等证件,回来后两人到民政部门登记结婚,但对方说,因牵扯到跨国结婚,她的户籍信息想要调到中国非常复杂,需要半年时间,太麻烦。牛志忠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又信了,两人始终未领结婚证。

又过了一个多月,王晓兰独自一人在中秋节前两天回来了。王晓兰说,自己这段时间在家插水稻。为何不辞而别?王晓兰还是那套说辞:妹妹不让打电话不让告诉他,牛志忠也没再追问。他想,既然回来了,应该就能好好过日子,追问太多也没意义。

王晓兰开始每天给牛志忠做饭、洗衣服、做家务,邻居也夸王晓兰勤快。因为白天几乎都在上班,牛志忠也没见王晓兰和外人接触,但知道她的电话打得特别多,“她有两个手机,每天都会打很多次,每次基本上不低于半小时,不知道说的是广西话还是越南话,我什么都听不懂”,牛志忠说,自己曾经问过王晓兰在跟谁打电话,王晓兰回答她在跟自己在南宁做生意的表姐打电话聊天,有时说在给别人介绍对象挣钱。

牛志忠虽然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但也猜不出什么问题。他挣的工资要还债,王晓兰花钱添置了沙发、衣柜、茶几等家具。她还时常抱怨牛志忠穷,日子不好过,但牛志忠也没办法,“没钱,腰板也硬不起来”。

又过了一个多月,王平也回到了王强家。王强发现王平经常用方言跟别人打电话、经常去找王晓兰,她们说的话都听不懂,王平还有两次分别领了四五个不同的越南女子去他家,说是从广西过来的给附近村子的人介绍媳妇的。对于王平的这些举动,王强很反感。他感觉王平的心思不在这里,不知道每天在做些什么,两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僵,王强开始动手打她,一个多月后王平离家,再未归。

王晓兰则一直呆在牛志忠家,两人相处还算融洽。牛志忠曾问起过王晓兰的过往生活,但均被对方含糊蒙混,两人几乎未有过深入聊天。

越南新娘集体出逃

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然而王晓兰却始终没闲着,先后给周边村镇的10名多未婚男青年介绍了越南媳妇,并收取彩礼钱。

2014年2月16日,王晓兰通过当地媒人把阿花介绍给冯建军。冯建军的母亲说,当天共交给王晓兰彩礼钱6.6万元,加上另外5个媒人每人1000元,家里共支付7.1万元,把阿花领回家。

阿花自称越南人,23岁,是王晓兰的表妹。在冯建军母亲看来,阿花嘴很甜,“爸爸妈妈”叫得很勤,还为家人做越南菜。阿花平时不爱打扮,来家后不怎么花钱,还和冯建军一块到附近的纺纱厂做工,两个人关系看起来挺甜蜜。

阿花嫁到白官屯村后,也和王晓兰一同做起了媒人,并在2014年4月初带来了何仙明和阿红。当年4月4日,冠县辛集镇杨洼村的杨松林用5.5万元将何仙明领回家,贾庄村的陈江涛用6.6万元将阿红领走。杨松林的父亲说,何仙明也经常带越南女子来家里,说是要在当地嫁人。

然而,进门不久后,这些越南媳妇集体出逃了。

2014年4月14日早上7点,王晓兰给即将下夜班的牛志忠打电话,说去县城办事。但上午11点多,她又给牛志忠打电话说,嫁到河北的一个妹妹和丈夫家人打架了,丈夫要把她赶走,让王晓兰拿钱赎人。对方要价5万,她只有4.5万,需要牛志忠再拿5000。牛志忠想到事态紧急,赶紧去亲戚家借来5000元交给来拿钱的王平。

王平走后没多久,牛志忠再给王晓兰打电话,对方手机已关机。而王强说,王平在2013年底离家后再未回过家。

几乎同时,30多公里之外辛集乡几个村子,越南媳妇的出逃也开始了。这天早上,白官屯村的冯建军刚娶进门两个多月的阿花,以要跟杨洼村的一个朋友去买衣服为由骑车离家。杨洼村杨松林家刚进门10天的何仙明,以“要送两个妹妹走”为由,让杨松林送她和另外两个尚未在当地找到对象的越南女子到辛集乡搭车。杨松林送走3人返回家中后,却发现何仙明已带走所有个人用品。杨松林预感不妙,立即联系介绍人阿花的丈夫冯建军,冯建军亦发现阿花的手机已关机。而贾庄村的陈江涛也发现无法与阿红取得联系,3人和杨松林的父亲一同赶到辛集乡找人未果,遂到冠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这才发现,刑警大队已有七八人和他们有相同遭遇。

据警方向京华时报记者提供的消息,在此前的4月13日,王晓兰接到在河北邯郸的越南籍妇女打来的电话,获悉邯郸警方开始调查非法入境的越南籍妇女,就打电话通知了其他越南籍妇女。

据法院判决书,当天同时消失的还有河北馆陶县魏僧寨镇赵官寨村杨盛娶的郑小红、路桥乡果子园村秦玉伟娶的洪小花,以及冠县兰沃乡后王羡村孙少杰娶的王明明、工业园区马宋店村马超杰娶的王婷婷,还有冠县东古城镇正疃村吴辉娶的王小玲、后田庄村张跃文娶的李婷婷等人,这几人均由王晓兰介绍。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安装环球热讯手机App
编辑推荐
热点内容